日剧《西瓜》观赏记录

p2187874468
上次看完《海鸥食堂》,贴心的豆娘就推荐了《西瓜》,9.2分高分,秒标为想看,这几天终于找到片源看完了,大冬天里看万种夏日风情的《西瓜》,也是别有一番滋味啊~

第1集:
不俗的开篇,第一个镜头就是个大西瓜泡在绿荫环绕的溪流里,短发女孩在岸边烧着28分的数学卷子,被怪怪的双胞胎姐妹撞见,然后是她们三人关于1999年世界末日的讨论,绊子(双胞胎里不直接与生人交谈的那个)突然开口感慨从三轩茶屋里飘出来的咖喱香味也会随着世界末日而消失啊…

溪流里的大西瓜、三轩茶屋外景以及夏日的蝉鸣声,跟我小时候的老家夏天不要太像,故一开篇就深得我心,果断加入收藏。

然后主角们以各自的特色悉数出场并产生交集:开篇人物之一纪子(即短发女生),开始了2003年平淡无奇的在金库上班的一天,世界末日并没有按讨论的那样来临;房东由加打着电话到处贴招租单,看着神经兮兮却又热情、大条;绊子作为Happiness三茶的拮据房客,是个不入流的色情漫画家(对你没看错就是开篇那个高冷的双胞胎之一绊子),揣着83日元准备过一周;长得极像萧芳芳(方世玉他妈)的崎谷教授,用『loudly think』方式看自己喜欢的漫画无比投入,穿着三茶的拖鞋配正装套裙就出来上课,课堂上逼哭女生,犀利批评男生,却会温柔地给真心悲伤的路人(即纪子)递上手帕;随着纪子唯一的铁瓷马场桑卷了金库3亿元跑路,竟然神奇地将各主角串在了Happiness三茶的饭厅里,大家吃着她『送』来的大金枪鱼刺身,感慨良多。

这集额外留意的是萧芳芳教授,一方面是长相优势(方世玉的妈蛮可爱的),另一方面是她惊人的台词,简直时间老人在世啊(日剧编剧嘴炮一向了得),随便摘几句如下:

『我并不是不能原谅哭,我只是不能原谅不思考而蒙混过关这种事』
『她是真的悲伤,我想要给真正悲伤的人心灵上的温暖』
『你刚刚在想这个世界上居然有这样的女人,真是不敢相信吧』『是的』『不是这样的,世界上可以有各种各样的人』『有我这样的人也是可以的吧』『可以的』

第2集:
这集太有意思了。

纪子和妈妈奇葩的蛇经病仙贝吸食大法;小传大叔夫妻之间闹别扭之后仪式一般给脚涂红指甲又擦掉;蛋糕小伙把送追不到的姑娘的生日蛋糕贺卡埋成了心形;萧芳芳教授又热心递铲子又安慰『你就安心忘记吧,我会帮你记住的』,最后还很酷的往心形上射了一箭(你还说她不是时间老人吗?);绊子像上了闹钟一样定期跑到楼顶看泳池放水、清洗、再进水,能一直看到傍晚;蛋糕小伙傻得令人感动,得知绊子生日,细心的重买了小蛋糕,双份(给绊子的过世的姐姐),以及一大把生日蜡烛(应该是54根)。

『把水放掉,然后使劲洗池子,然后又放入水,要是人也能这样,把内在全部拿出来,重新再活一次就好了,没法忘记一直这么生活着,止步不前,很容易懂吧,脑中虽是这么想的,但总是,唉 』

绊子泪流马面唱着『Happy Birthday to Me』,吹熄了蜡烛,帮姐姐拿掉四根,逝者永远停滞在了23岁,生者今年已经27,这就是为什么她会如此喜欢看泳池换水。

『我没想到自己竟然已这种方式离开家』『我也没想到自己会主动和别人讲话,而且还把自己的秘密基地告诉他』『这是一个自然趋势吧』『对对对,自然趋势啊』

『人是没有年龄的差别的,只是有追求自我和不追求的人而已』

第3集
这集讲你想要什么。

纪子的巨无霸存钱罐非常抢戏,居然是源于中学时期与同学买了成对的存钱罐约好一起存钱去原宿,结果同学没多久叛逃了用存的钱买了画笔,最后成了小有成就的插画师,还在杂志上嘲笑一直存钱无法迈出新步伐最后成了金库小职员的纪子,纪子被刺激到,于是拿小推车推着存钱罐去了宿原,扬言『花光它』但苦于不知道要买啥,最终重型嘴炮过后悟得对数字执着的其实是自己。

『不管内在是什么,只看数字,…,无论赚了还是赔了,都是看数字,这个世界,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必须要靠数字来判断吗?而且为什么连你,想要用数字来表明自己的爱恋,而且还是6万8千这样半调子的数字,马场她,虽然被叫作3亿的女人,马场的人生并不仅仅只有这些,开什么玩笑啊,我想说,别用数字来称呼别人,什么呀,到底是什么啊,现在有多少钱,有多少存款,这些东西又不是永久性的』

『原来一直在纠结数字的可能是我,想要存更多更多的百元硬币,明明没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只是想要数字,一直这么想的,是我,想要的,不是内在啊,是数字』

马场被查到的仓库,堆满了名牌货,大家围在电视前讨论也都是能买几个XX牌子的包包;教授的同学,明明很聪明却没选择上大学,嫁给了买豆腐的;街头艺人们笑得非常开心,也给大家带去欢乐;蛋糕小伙最后选择要抛开数字和概念,真心了解内在;纪子的硬币桶,最后买了空调装在饭厅;这些都是关乎『选择』、关乎『你想要什么』的不同例子。

一开场摔倒的小女孩突然扭身给马场的奶糖,想必甜过了LV。

第4集:待完成

不想跑马拉松的唱片收藏家不是一个好作家

running村上春树-《当我跑步时,我谈些什么》扉页日语标题

还记得是中学时期的一天下午,好友拿着一本浅紫色有花纹儿底色的书(喏,就是下图这封面,很青春言情吧)跟我说:『这小说特好看,日本的,强烈推荐』,于是我抓过来就看了起来,『好像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上课、上厕所都捧着,一口气看完。
s1228930

这小说便是《挪威的森林》(以下简称《挪》),作者即是尼哄国的村上春树,这是我第一次接触村上。

从《挪》里,记住了村上的一些文字风格,记住了『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这句话多少影响着我对死亡的看法),当时还觉得是否翻译的缘故,有些句子其实挺拗口(现在才知行文拗口本是村上君的特点),也从译者林少华写的序里知道了村上是一位生活规律、不喜社交、特立独行的作家,基本上非常少抛头露面。

再后来就是来京上学、工作了,上学期间未有交集,直到工作了,才慢慢开始看《再袭面包店》、《海边的卡夫卡》、《IQ84》,很奇怪的是,这些小说看起来已经不如当年看《挪》的酣畅滋味了,跳看、看不下去的感觉时有发生,直到最近,看了《当我谈论跑步时,我谈些什么》(以下简称《跑》),才真正开始了解这位作家,才隐约感觉到看不进《挪》以后的小说的原因。

慢热、认真、生活规律、毅力超群、马拉松、铁人三项、唱片狂人、作家。

如果给全世界的人按以上各个标签排名,村上大概在任何一个标签里排名都会比较靠前,所以他当真是跑马拉松里最会写小说的,写小说里最会跑马拉松的,至于唱片收藏,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具体数量,所以说『最多』恐怕不太严谨。

《挪》以后的小说,除去我自身的心境变化、译者水平等等原因,如果按照村上自己的感悟(如下),大概也可以解释的通:

『然而无论在何处,才华于质于量,都是主人难以驾驭的天分…才华这东西,跟我们的一厢情愿毫不相干,它想喷发的时候便自管喷涌而出,想喷多少就喷多少,而一旦枯竭,则万事皆休。』

好的小说,是可遇不可求的,好在村上一直在坚持挖掘,期待他下一次喷涌吧。

以下是私人读书笔记部分:

《跑》这本书,并非给跑步者看的指南手册,也非动员非跑步者的煽情书,仅仅只是村上的『跑步随想录』而已,记录了他二十多年来坚持跑马拉松时的心情、状态、周遭的景观,所以当成散文+游记来看是比较合适的。另外,书中还有几张村上跑马拉松时的照片(果然是跑者身材的尼哄大叔么),倒是比较难得(之前仅在wiki上见过照片),整书行文已经不是《挪》的青春迷惘体了(话说《挪》写成于1987年,那时村上36岁),很像一个简单、平实、不善言辞、『必须靠书写才能思考』的大叔跟你分享一些他跑步时的、以及这么多年来坚持长跑的见闻和心得。

随想录什么的还是比较容易看出作者本人的性格的,以下是一些摘抄及感(tu)想(cao):

P.40『跑步有几个好处。首先是不需要伙伴或者对手,也不需要特别的器具和装备,更不必特地赶赴某个特别的场所。只要有一双适合跑步的鞋,有一条马马虎虎的路,就可以在兴之所致时爱跑多久就跑多久』
跑步确实是这样一项简单、安静、朴实的运动(与其说是运动,不如说是跟自我的一种相处方式)。结合自己的经历,坚持时间最久的运动就是跑步了,上学时兴之所致的时候能绕着田径场(400米/圈)跑20+圈也不觉得累,工作之后5公里计划也断断续续好几年,而其他如乒乓球、羽毛球、网球神马的,毕业之后就慢慢淡了,最主要原因就是找不到人一起玩儿。

P.45『经营者必须拥有明确的姿态和哲学,作为自己的旗帜高高地举起,坚韧不拔的顶住狂风暴雨,坚持下去。这是我从开店的亲身体验中学到的』
这个不消说,但实际上很多人做不到这一点,有旗帜不难,难的是顶住狂风暴雨,关于具体的做法,村上君并未明说(嗯,大概因为人家不是鸡汤文),不过我们可以从作者坚持20多年长跑,规律作息大概能窥见一二。

P.51『学校就是这样一种地方:在学校里,我们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就是「最重要的东西在学校里学不到」这一真理。』
打酱油的摘抄,嘻嘻

P.67『「村上君,你当真打算跑完全程吗?」「那当然。我为了这个才来的嘛」「不过,这种企划麻,人家一般不会真的跑全程。随便拍几张照片,当中部分差不多就省略啦。哟呵,你倒是真跑啊!」』
这是一次媒体采访旅行,策划去希腊跑一次原始的马拉松路线,媒体的记者与村上的对话(这『哟呵』的翻译也是醉了…),好实诚的大叔,当真跑了全程原始路线的马拉松,路上看见好几只被车撞死的猫猫狗狗也是醉了。

P.89『不是那般富裕才华、徘徊再一般水平上下的作家,只能从年轻时起努力培养膂力。他们通过训练来培养集中力,增进耐力,无奈地拿起这些资源做才华的『代用品』。如此好歹地『苦撑』之时,也可能邂逅潜藏于自己内部的才华。手执铁锹,挥汗如雨,奋力在脚下挖着坑,竟然瞎猫撞着了死老鼠,挖到了沉睡在地下的神秘水脉,真是所谓的幸运。而追根溯源,恰恰是通过了训练养成了足够的膂力,深挖坑穴才成为可能。』
『膂力』即体力,真难为译者找到这么个词儿,这一段其实还是能看出来村上的自知之明(或者说谦虚?),仅从这一点的认知程度上,村上也已经甩出不少『作家』几十条街了吧。

P.91『同样是十年,与其稀里糊涂的活过,目的明确、生气勃勃地活当然令人远为满意。跑步无疑大有魅力:在个人的局限性中,可以让自己有效地燃烧—哪怕是一丁点儿,这便是跑步一事的本质,也是活着(在我来说还有写作)一事的隐喻。』
『生机勃勃』,大概确实是跑步的最大魅力了,回想学生时代,因为体育考试等等原因坚持跑步一段时间后,时常能发觉爬楼梯变轻快(腰不酸了腿不疼了),脑子似乎也转的快一些,这种感觉一直在诱惑着我不断地穿上运动鞋动起来。

P.92『如欲处理不健康的东西,人们就必须尽量健康。这就是我的命题。甚至说,连不健全的灵魂也需要健全的肉体。此说颇有些自相矛盾,却是我成为职业小说家以来的深切感受。』
村上并不否认其他作家的生活方式,也不否认大部分从事艺术创作的人生活方式病不健康,大概他想做的事情就是,健康的做个作家吧。

P.117-P130,村上跑超级马拉松的感受,总长100公里,跑过42公里,每隔10公里会设置关卡,如不在规定时间内通过则自动丧失比赛资格。这段摘抄得比较多,一天内跑步100公里哎,简直太炫酷,可以看到村上君最后都要跑出『禅定』的境界了:

『无奈之余,我只得不再指望那两条不听使唤的腿,改用以上半身为中心的跑法。将两条手臂大大的甩动起来,晃动起上半身,让动能传向下半身,借这力量将两条腿向前推动…

一步两步,一点一点地,仿佛回忆起来了,抑或死心塌地了,腿上的肌肉恢复了动作,好歹可以像平常那样跑步了…我不是人,是一架纯粹的机器,所以什么也无须感觉,唯有向前奔跑…

我在脑子里将这几句话有如真言咒语一般,反反复复念叨个不停,正所谓『机械地』一再重复。我尽力将自己感知的世界定得更为狭隘。我的目力所及,充其量是前方三米左右的地面,再前面的世界便一无所知。目下我的世界,从此处向前三米便告完结。更前面的事情无须去考虑。天空也罢,风儿也罢,草儿也罢,在吃草的牛群也罢,看客也罢,声援也罢,湖也罢,小说也罢,真实也罢,过去也罢,记忆也罢,对我已然毫无意义。将双腿从此处起,挪向前方三米外—唯有这,才是我这个人,不不,我这架机器存在的小小意义。

当我跑到75公里处,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倏地脱落了。除了『脱落』一词,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好的表达。简直就像穿透了石壁一般,身体一下子钻了过去,来到了另一面。究竟是几时穿过去的,我回想不起具体的时间。回过神来,我已经移到了对面,便稀里糊涂地接纳了这一现实:『啊哈,这就算钻过来了。』对其理论、经过、情理都莫名其妙,只知道自己『钻过来了』。

自己处于这深刻的疲劳中,将这疲劳全盘容纳,还能扎扎实实地继续奔跑—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比这更高的愿望了。

我陷入了类似自动驾驶的状态。这么继续跑下去,只怕过了一百公里我还能跑。听上去颇有些怪异:跑到最后时,不仅是肉体的苦痛,甚至连自己是谁、此刻在干什么之类,都已从脑海中消失殆尽。这理当是十分可笑的心情,可是我连这份可笑都无法感受到了。在这里,跑步几乎达到了形而上学的领域。仿佛先有了行为,然后附带性地才有了我的存在。我跑,故我在。

跑全程马拉松时,到了最后关头,脑子里充溢的全是一个念头:赶快跑过终点,赶快结束!此外什么都无法考虑。此时此刻,我却不曾想过这一点。我觉得,所谓结束,不过是暂时告一段落,并无太大意义。就如同活着一样,并非因为有了结束,过程才具有意义。而是为了便宜地凸现过程这玩意儿的意义,抑或转弯抹角地比喻其局限性,才在某一个地点姑且设置一个结束。相当地哲学。不过当时我一点也没觉得这很哲学。这不是通过语言,而是通过身体感受到的,不妨说是整体性地感受到的。

跑过75公里,疲劳感突然销声匿迹后,那段意识的空白之中,甚至存在某种哲学或者宗教的妙趣。其中有强迫我内省的东西。也许是因为这个,我再也无法以从前那种不顾一切、单纯而积极的态度面对跑步了。

(染上『跑者蓝调』有何种缘由,尚不甚了了,无从解释。)也许归根结底只能这么说:这大约就是人生吧!我大约只能原封不动地照单全收,不问根底缘由不管来龙去脉,如同税金、潮涨潮落、约翰列侬的死、世界杯比赛的误判一般。』

P.157『现在家里究竟有多少密纹唱片,连我也搞不清楚。我从未数过,也毫无去做那种可怕事情的打算。我从15岁起至现在,购买了数目庞大的唱片,也处理了数目庞大的唱片…我究竟有多少数目的唱片,并非大不了的问题。数目不是了不得的要素。每当别人问我拥有多少唱片时,我只能回答:「好像有很多很多,然而还不够。」』
哈哈,女生们『买买买』的时候也是这种心态啊,村上君你一点都不孤单!

P.167『不拘什么,按照喜欢的方式做喜欢的事情,我就是这样生活的。纵然收到别人阻止,遭到恶意非难,我都不曾改变。这样一个人,又能向谁索求什么呢?
看到的只有我的性格。我拎着它,就像拎着一个古旧的旅行包,踱过了漫长的历程。我并不是因为喜欢才拎着它。与内容相比,它显得太沉重,外观也不起眼,还到处绽开了线。我只是没有别的东西可拎,无奈才拎着它到处徘徊彷徨的。然而,我心中却对它怀有某种依依不舍的情感。』

说到底,我的性格,它到底是个神马包?这个问题恐怕很多人都没有仔细思量过(包括我自己),也许是知道思量之后觉得自己一无所长,所以才拖延至今?其实答案是知晓的,至少村上在《跑》里多次提及,难的是接受及具体的实践,如何与真实的自己相处,真乃每个人这辈子的终极考卷哎~

P.170『诸位恐怕熟知,16岁是一个让人极不省心的年龄:会一一在意琐细的小事,对自己的位置又无力客观地把握;为了微不足道的理由便莫名其妙扬扬自得,也容易产生自卑感。随着年龄的增长,经历了形形色色的失误,该拾起来的拾起来,该抛弃掉的抛弃掉,才会有这样的认识:「缺点和缺陷,如果一一去数,势将没完没了。可是优点肯定也有一些。我们只能凭着手头上现有的东西去面对世界。」
P.189正因为痛苦,正因为刻意经历这痛苦,我才从这个过程中发现自己活着的感觉,至少是发现一部分。我现在认识到:生存的质量并非成绩、数字、名次之类的固定的东西,而是含于行为之中的流动性的东西。』

越早认识到以上两点越早幸福,可惜我们都蛮晚熟的,人类就是一种相当擅长自寻烦恼的生物…

以下是终极摘抄,感谢村上君的分享:
P.189 『(我们结束了一场赛事,回到日常当中,开始准备下一次,一如既往默默训练)冷眼望去或者俯瞰下去,这样的人生可能无常而无益,或者效率极低。那也无可如何。就算这是往底上漏了个小孔的旧锅子倒水般的虚妄行径,起码曾经努力过的事实会留存下来。不管有无效能,是否好看,对我们至关重要的东西,几乎都是肉眼无法看见,然后用心灵可以感受到的。然而,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往往通过效率甚低的营生方式方才获得。即便这是虚妄的行为,也绝不是愚蠢的行为。我如是认为,作为实在的感受,作为经验法则。

这样低效率的营生是否可以维持下去?我自己也不知道,不过我不厌其烦、契而不舍地坚持到了今日,也很愿意尽力坚持下去。正是长距离赛跑培养与塑造了现在的我,或多或少,或好或坏。只要可能,我今后也会跟类似的东西一起逐渐老去、送走人生吧。这恐怕也是一种—虽然不敢说是合情合理的—人生。不如说,事到如今,大概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成绩也好,名次也好,外观也好,别人如何评论也好都不过是次要的问题。对于我这样的跑者,第一重要的是要用双脚实实在在地跑过一个个终点,让自己无怨无悔:应当尽的力我都尽了,应当忍耐的我都忍耐了。从那些失败和喜悦之中,具体地—如何琐细都没关系–不断汲取教训。并且投入时间投入年月,逐一累积这样的比赛,最终到达一个自己完全接受的境界,抑或无限相近的所在。嗯,这个表达恐怕更为贴切。

假如有我的墓志铭,而且上面的文字可以自己选择,我愿意它是这么写的:

村上春树
作家(兼跑者)
1949-20XX
他至少是跑到了最后』

拔草~白色恋人年轮蛋糕

对尼哄国的点心一直很垂涎,这次借S同学生日拔草了白色恋人年轮蛋糕,感谢万能的淘宝代购~
以下是官网图片,很高冷看起来很美味很想吃是不是?尼哄国的东东一向颜值超高(人除外…)

6

7
以下是实物照…原谅我家灯暗手本图渣,活生生拍成巧克力蛋糕了。

5

4

不过小小个,两人吃妥妥滴~味道嘛,也就还好,是那种比较纯的奶油味道,也可能是代购过来太奔波导致。哎~~好想去吃吃live版啊(ˉ﹃ˉ)